稀缺的宝贝
仅有2%的熟茶
才可以自然凝结成老茶头
只有积攒多次
才能得到少量的产出
 
1/1000000的严格甄选
2亿多次的拿起放下
50位匠人,4年,只为你做这一件事
1000颗纯金芽尖,才有您喝到的一泡耀古腾今
历时4年,积少成多
精选每一次古树熟茶发酵的精华
手工挑选,精中选精
熟茶,奢侈的极限
每一颗都是古树纯金芽尖
 
苦甜融入汤中,层次丰富
浓强饱满,生津回甘快且悠长,韵味不散,杯底留香
 
野茶,可遇不可求
每一棵野茶的发现
都堪称荒野奇遇记以棵计数的野茶
隐没于原始雨林深处
人迹罕至,与世常疏
只有世代居住深山的少数民族
才能找到野茶
 
选用一芽一叶古树鲜叶制成,不是弯腰
采摘的茶园茶,而是需要爬到树上采摘
的古树茶。茶叶苗条俊秀,像颗颗金针,
真正的来自原始雨林的金枝玉叶,干茶
闻起来甜香舒适,隐隐兰香。茶汤浓金
赤蜜,粘稠爽滑,像茶杯中绽放的朵朵
金兰。古树香液,才能甜如蜜汁,金兰
香,天生兰花香的古树红茶。
 
天宝物华,时间愈久,愈显其魅力。经过一轮轮生死激烈的赛制淘汰,宝华古茶,自觉遗存了易武古茶山七村八寨最好的基因,吸天地之灵气,收万物之精华,它是有时间魔力的宝贝,是大自然的臻美宝物。
 
山高、路远、林密,人稀,云遮雾罩,历来都是一杯好茶的基本生长条件,班盆古茶,在西双版纳的原始雨林,在自成生态系统的布朗山,在千年的静寂中闪闪发光。
历史上的班盆,是畏途,正是这种与外界的隔绝,班盆的古茶树才得以完整保存,一次次的战乱和运动,都没有伤及班盆古茶园的皮毛。
班盆古茶树,生长旺盛、凌驾于众山之上,因此才成就一杯凌驾于众茶之上的绝妙滋味,霸,烈,甜,柔,气韵深长,完美融合。这就是班盆。
 
“率陀天上,慧日舒光,十回向义广宣扬,
苦海作津梁。化日舒长,华雨散天香。”——《华严经》
经典的滋味,并不一定要亲口品尝
有时候光听见它的名字,便魂牵梦
萦香如幽兰,沁人肺腑,蜜香馥郁,
绵柔回荡,汤感醇厚润滑,韵味悠长。
 
雨林典藏
封存原始雨林近千年的漫妙时光
是喝得到历史的珍品
历史的味道,是味蕾上厚重的满足
苦得浓烈悠远,又苦尽甘来
香得韵味饱满,又回味无穷
 
茶饼色泽深褐,白毫明显,条索粗壮,压制紧实;茶汤饱满,明黄透亮,清香高扬,入口甜润,生津回甘迅疾,渐有花蜜香混合而生;叶底完整油润,叶质均匀肥嫩,柔韧性好。
 
野茶是雨林古树茶的皇冠,这个皇冠上有两颗明珠,一颗是极苦的腾蛟起凤,另一颗是极甜的紫电清霜。

野茶树来自原始雨林,长期脱离人为养护,生长环境更优良,汲取的营养更丰富,生长更为缓慢,内涵物质更多,从而野茶的品饮价值与养生价值极高。

紫电清霜,香气馥郁,甜感强烈,汤质厚重粘稠,层次丰富,回甘迅疾,喉韵悠长深远。
 
雨林醉红,长在树上的红茶,
一芽一叶,古树红茶,匀长秀美,
香高韵深,条索如身穿金缕玉衣的美人,
遍布的金色绒毛,汤色红艳剔透,
如波光潋滟的“红宝石”
 
茶王树:雨林古茶坊历时5年时间,
在将近2万平方公里原始雨林筛选出
300个有着优质古茶树资源的村寨,
10000棵树龄最老、冠幅最大、生长
环境最优的茶王树,其中108棵顶尖
茶王树制成产品【108棵树】,剩下的
9892棵茶王树进行巅峰调配,成为了
不可复制的【雨林122茶王树】。
 
兰生幽谷,幽谷传香
香飘云上,云上芬芳
金兰香,从幽谷采来的古树红茶
赤蜜,粘稠爽滑,像茶杯中绽放的朵朵
金兰。古树香液,才能甜如蜜汁,金兰
香,天生兰花香的古树红茶。
 
每一叶都来自南本老寨深山密林,芽叶肥嫩,
匀整,饼面落满银毫,色泽银绿,甜香悠悠。
茶汤散发隐隐的山野幽香,仿佛泡开一片山花
浪漫,又隐匿着历史的厚重感。汤色浓金灿烂,
油润粘稠,释放张扬的珠光宝气,满满的营养
看得到。茶汤甜度饱满而持久,状态均衡耐泡,
甜贯始终,先有甜,后有甘,久久回味的甘甜,
给口腔一个舒适享受。
 
更多精彩